虎牙破坏直播行业良好竞争秩序 透支主播发展潜力

小熊在线 新闻稿 | 2018年06月13日
从2014年兴起至今,相对于已经成熟的游戏行业,直播行业绝对只能算得上还处于野蛮生长的少年期。少年期的特点是,很容易受外力影响中断健康 ......
无标题文档

    从2014年兴起至今,相对于已经成熟的游戏行业,直播行业绝对只能算得上还处于野蛮生长的少年期。少年期的特点是,很容易受外力影响中断健康的成长过程,作为游戏直播行业第二直播平台的虎牙,以身做示范,破坏了整个直播行业良好的竞争秩序,提前透支本就很难作为长期职业的主播生命力。

    原来虎牙一直在数据上被斗鱼所压制,据极光大数据最新发布的直播数据显示,过去半年,斗鱼直播市场渗透率最高为4.25%,其次是虎牙直播和YY,分别是3.61%和3.33%,同时日活增量数据显示,斗鱼直播以670.8万领先,高于虎牙直播的474.6万。

 

    这里面最大的一个原因就是虎牙没有自己的造星能力,只能依靠挖角对方主播,弥补自己只剩下空架子的各游戏板块。而挖角其他平台主播,一是成本过高,动则付出高于前平台十多倍的年薪,还需要承担主播高昂的违约费用;二是主播很难立刻就与平台具有自己特点的用户打成一片,“水土不服”的现象很可能就此产生。

    与斗鱼“铁打的平台,流水的主播”不同,虎牙是“铁打的主播,流水的平台”,招股书中提到,主播具有极大的不稳定因素,是虎牙最大的潜在风险。似乎是为了让自己的支出“人有所值”,对于挖来的各大主播,虎牙都提出了一个非常不合理的要求——Diss前平台“欠薪”。

    所以我们可以看到,以被挖人挖的最多的斗鱼最为严重,斗鱼跳往虎牙的主播,都给斗鱼贴上了“欠薪TV”的标签,包括近期的炫神、青蛙、李政。触手直播早期的炫星、“一哥”清风徐来在去往虎牙后,都果断爆料“触手欠薪”;龙珠、全民也被“欠薪”,这批爆料前平台欠薪的主播,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:跳去了虎牙,自成一个套路体系。

    直播行业业内人士表示,就像我们日常找工作跳槽一样,人趋利无可厚非,但是临走前回踩培养自己出来的前平台,是非常不符合主播职业规范的。就目前来看,为什么斗鱼在对跳槽主播诋毁和违约的追责中一再胜诉,表明斗鱼的行为规范是站得住脚的,法律不会看微博、论坛舆论来断案,并且庭审上不少主播的供词都跟对粉丝说的大相径庭。

    而本身主播的粉丝群体中,很大一部分都来自于平台,是平台和主播的双方粉,尤其是从平台成长起来的原生主播,这批粉丝跟不跟着主播走另说,用户原本就不可能只看一个主播,诋毁前平台的行为,会相当败主播个人的路人缘和赶走一部分平台主播的双方粉,非常不利于主播个人的未来发展。

    其二,对于认真履行自己违约义务好聚好散的主播,前平台方的态度往往是欢迎回来,而如果是回踩,就像斗鱼对青蛙给出的态度:人生有梦,各自精彩,一句话断绝了任何青蛙回斗鱼的可能。未来如果青蛙、李政、炫神在虎牙没有拿到好的成绩,要再跳槽的话就很难议价了,可选择的大平台只剩下虎牙一个,身价在不知不觉中降低。

 

    不过就青蛙曝光的虎牙挖人条件,他已经提前拿到了一半的年薪,对于一个普通学生而言,这几百万足够买断自己的直播生涯,看似对主播“有利”的条件,其实不利于主播个人寻求更大的成长空间,也不利于优质直播内容的持续产出。

    其三,文化部对直播经济的重视,加强对网红的监管。网红作为青少年最直接的新时代偶像,很容易对青少年正确的价值观建立产生影响。在青蛙与斗鱼的互相曝光中,水军带出节奏表示:“中国的法律是为有钱人服务,主播怎么可能斗得过斗鱼”、“法律不一定是公正的”的观点,都是极为可怕需要被重视的。

    拿不出证据,就为跳槽的个人利益,诋毁前平台的违法行为,很可能在文化部出台主播黑名单政策后,被严厉打击,主播还是应该多多爱惜自己的羽毛,正确与平台沟通。

    在斗鱼被接二连三的挖走主播后,平台数据丝毫没有受到影响,并在第三方数据中表现出强劲的上涨态势。靠着挖走二线主播、用水军和黑公关的手段来竞争,始终是下下之策,浪费人力物力,也无助于挖走主播对平台的迅速适应。空降主播往往会挤压原生主播的成长空间和资源,导致平台造星能力持续下降。

    所以,市值持续创新高的虎牙,真的不打算认真思考一下自我造星能力的培养吗?


用户名:  密码:  没有注册?
网友评论:(请各位网友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,评论仅供参考不代表本站立场)